凯凯王可爱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地平线下 85

清和润夏:

根据小方脸姑娘的建议,试验用






85


 


民国二十九年三月份,延安下达指令:各省各市情报部门,开始搞国民党尚层掉查。


大地主,大资产阶级,高级将领,家世背景必须一清二楚。


周先生领导的南方局单独给上海地下工作组布置任务,上海的工作重一些。除了一直在进行的社情调查,尚层掉查尽快开展。上流社会叫得上号的务必摸排清楚,身家清白还是投靠汪伪还是态度暧昧可以争取,这一点至关重要。


上海地下组织最高负责人眼镜蛇接到密电令之后,在调查资料第一页下第一个调查对象姓名:


明楼。


 


明楼一五一十写自己的生平,写完就烧写完就烧。他的前半生不能透露的秘密实在太多,几乎随便一笔就是千丝万缕的谜面与谜底。明楼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能说,对于自己的调查,除了出生年月,上学时间获得学位,剩下唯一可说的——他现在,是汉奸。


将来可以确定的,说不定还有,死亡时间。


明楼书房里飘出非常大的烟气,明镜吓得敲门:“明楼,你做啥呢?把什么东西点了?”


明诚不在家,明镜道:“我进去好吧?”


明楼看着一张纸在火盆里烧尽,筋疲力竭:“大姐,请进。”


明镜开门,一股浓烟冲出来。明楼蹲在地上,看着火盆发呆。火盆里的灰烬非常多,不知道烧了多少纸张。明镜恼怒:“要死了,你这是唱黛玉焚稿呢?”


明楼站起来,转一圈:“姐姐,哪一款黛玉有我这么壮?宝玉忒可怜。”


明镜开窗:“赶紧散散。以后不许在家烧东西!”


明楼坐进沙发:“明台最近来信了?”


明镜笑:“来了,报告学校里的事情。什么稀奇古怪都有,就是没姑娘!你们兄弟三个,上中学的时候,老师天天旁敲侧击让我注意你们不要欺负女生,因为女孩子都往你们身上扑。这下可好,你们仨是谁都没动静。明台相亲能把姑娘逗得花枝乱颤,人家回家都愿意了,明台不干。这一个寒假的亲相下来,我得罪多少人?做媒的都绕着我走,说‘你家门槛高,明台眼界高,姑娘们不自讨没趣’。自讨没趣的是我呀!”


听姐姐叽叽喳喳抱怨,明楼心情好一些:“明台是想找个听得懂他说话的。”


明镜挥手往外赶烟雾:“你把胳膊伸出来我看看。怎么这么大人了,说跌跤就跌跤。”


明楼脱了毛绒衫一只袖子,卷起衬衣袖子,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紫梗在上臂。去医院拍片,医生说幸亏没骨折。


“下楼梯不小心踩空了。差点把明诚也拽下台阶。”明楼笑:“这都一周了,怎么还这么虚张声势。”


明镜嗔怪:“什么虚张声势,我不晓得你?一直加班一直加班,那天是困得不得了才踩空的对吧?”


明楼抿着嘴笑。


明镜心疼:“我知道你在对抗日本人用法币抽外汇的事情。不要太拼命,尽人事,听天命,你跟天较什么劲?”


明楼微笑:“有的时候……是得跟天较较劲,姐姐。”


 


自一九二七年始,不得不跟天斗跟命斗,杀出一条血路,而已。


 


诚先生这几天心情欠佳。能让诚先生心情欠佳的事无非就那么几桩。他没保护好人,他没捞着钱。


瘦高的诚先生还是爱叼一根未点的烟,用嘴唇噙着,潇洒落拓。黑色皮制美式猎装,短筒马靴,仿佛一把春风里锋利的刀剑。


他来回踱步,硬靴底敲击地面,踩在每个人的心脏上。诚先生修长的手指耍着枪,枪口嘲弄地吓唬人玩儿。


地上绑了两个人,奄奄一息。恶魔一样的诚先生轻声对他们笑:“苏联曾经有个组织,叫格别乌。格别乌审讯的方式十分有效率而且科学,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哦,你们应该知道了。”


杜镛遗弃在上海的一支人马被明诚収至手下,他们一开始是不服的。明诚不在乎。武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能解决大部分问题。几张面孔高高在上喜怒难测的诚先生值得效忠,诚先生口中的“先生”更是有如天威。


只有“先生”,没有姓。不是杜先生,不是黄先生,就是“先生”。明诚笑着看他们:“中国几千万男人,带把的都能叫什么什么先生。可是上海,单独提起先生,只需一位。”


当明诚说到“先生”两个字的时候,他们被训练得条件反射地恭敬。


 


“你们刺杀先生。”明诚用气声温柔道,“你家主子投靠岩井公馆才几个月,诬陷先生是共党多少次了?嗯?”


那人在脸上厚厚血泥里睁着眼,惊恐地看明诚。


“四次。”明诚叹气,“四封信,都被日本人当成笑料送给先生了。”


那人绝望得麻木。


“先生懒得搭理你主家,你回去告诉你主家,不要误会,要惜命,要见好就收。再来一次,异想天开行刺先生,我保证他马上进黄浦江。”


诚先生戴上手套:“扔回去。”


手下人上前拖那两人。当时一共十一个顶尖杀手,只剩两个。明诚一人干掉六个。据说当时先生为了明诚挡了一下,手臂受伤,所以诚先生怒不可遏。


“诚先生,只扔回去?”


“看他主家杀不杀他们。那就不关我们的事了。”明诚吐了烟,“先生的事业怎么可能因为这些东西,就停止呢。”


 


明楼正在统一上海地下钱庄。黑市黑钱,在上海就是另一个金融体系。日本人用法币大规模套取外汇,对黑市是个不小的冲击,几乎摧垮黑市。这是个难得的机遇,坚不可摧的地下钱庄壁垒终于出现了缝隙。他够狠,够聪明,够狂妄。他没有更多的时间想更好的计划,短时间以内迅速同时掌握金钱和地位是一项几乎不可能的任务。明楼是新一代钱王,见不得光的钱王,所以要杀他的人越来越多。


明诚走出仓库大门,阳光轻快地照在他脸上。严寒终于要过去,暖意轻飘飘的。明诚眯着眼,心里轻声笑。


欢迎来到……先生的金钱帝国。


 


明镜用手指戳明楼的脑门:“我搞不清楚你要干什么了。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姐姐请讲。”


“你得活着。”


明楼看她。她加大力度戳他脑门:“听清楚了,你得活着。”


明楼无奈一笑:“那当然,谁都怕死,我也怕。”


 


针对日本人的经济战,国民党财政部下令限制提存法币。上海商界召开一次银行公会,钱业公会的联合大会,委托票据交换所对同业各银行钱庄采取统一自救措施。明楼主持会议,达成一系列共识。他一方面需要安抚同业,另一方面需要跟新政府财政部与经济司报告阐明维护上海经济稳定商业繁荣有多么重要,这差不多等于在维护全国的经济。政治上可以四分五裂,商业流通却是无法阻挡。真要把上海困成孤岛,上海人先死,其他中国人后死。


明楼的票据交换所制定办法:筹措五千万圆旧法币,供给同业汇划领用。原通行汇划隔日提现。现通行汇划只用于同业间转账,不能兑现。先想办法稳定银行与钱庄,再考虑小额限定法币提兑。


 


明楼又是几天几天熬命。他一缺觉就会头痛,越痛越精神更睡不着。主持同业大会时一边神采奕奕一边痛得发抖,明诚站在台后默默看着,恨不得冲上去扶着他。


不能扶。


明长官必须可靠,必须自信,必须强大,天塌下来他必须扛着。


 


待会儿去买核桃。明诚心想。不爱吃花生爱吃核桃是什么道理?专拣麻烦的!还不要别人敲好的,嫌脏,非要明诚亲自敲亲自椒盐一下才肯吃。明长官最近兜里揣一包手帕包着的椒盐核桃,偶尔优雅吃一颗。别人掏兜摸烟,他掏兜摸核桃。


 


“哪天要是什么都没有了,我也不可惜。只要你还给我做椒盐核桃。”



【蔺靖】江湖之远,盼相聚。

洛子七爷。:

“小殊,我..下个月要纳妃。”
萧景琰端坐着,垂着眼帘,细长的手指捏起一块糕点,似是不经意的和对面的梅长苏说起这件事。
屋外正追着飞流的身影一顿,巧让飞流脱了身。
萧景琰用余光瞟到的。
“这样啊,那可要恭喜了。”梅长苏自然知道这话不是对自己说的,只得草草应了,又将话题转到别处。
两人聊着聊着 ,天色也不早了,萧景琰起身告辞,缓步到门口却被一人结实的堵住。
“蔺先生。”萧景琰微作了揖,瞪圆了鹿眼瞅着蔺晨,竭力掩饰情绪。
“嗯”算是应了声,蔺晨让了身。
萧景琰快步走过。
跨过大门,远远的听到蔺晨的声音
“飞流啊,琅琊阁桃花开的正盛,改日随我回去可好。”


想要个赞。/不要脸